邵涵见周围没人,凑上前轻轻亲了爻森脸颊一口,轻咳了一声道:“我给你打包点东西回来。”话音刚落,爻森便将他抱进了怀里。邵涵靠在他的肩膀上,怔了一怔。爻森感叹道:“宝贝啊,你好不容易肯对我撒个娇,我当然求之不得了。”话音刚落,爻森便将他抱进了怀里。邵涵靠在他的肩膀上,怔了一怔。爻森感叹道:“宝贝啊,你好不容易肯对我撒个娇,我当然求之不得了。”爻森:“邵涵打了烧鹅和猪蹄回来,来我们寝室一起吃吗?”话音刚落,爻森便将他抱进了怀里。邵涵靠在他的肩膀上,怔了一怔。爻森感叹道:“宝贝啊,你好不容易肯对我撒个娇,我当然求之不得了。”爻森躺在床上无聊地刷微博,最近大部分的粉丝留言都是在为即将到来的比赛加油鼓劲,还有不少电竞爱好者的论坛和网站组织粉丝们拍摄了加油视频。虽然平时爻森和粉丝互动的次数也不多,但这些真挚的心意还是看得人心头暖烘烘的。诺亚方舟也进入了比赛前修整的阶段,现在晚上的时间多了,早上也不用早起,和邵涵在一起休闲娱乐肯定是有的,“活动”偶尔自然也少不了。奥丁队的队长朝着粉丝们高兴地挥手致意,脸上的笑容爽朗,甚至带着几分孩子气。爻森给几个大的粉丝团说了谢谢,欣然放下手机,决定明早早起去健身房和邵涵一起锻炼。

距离比赛开始还有将近一周时间,世界各地的队伍也开始陆陆续续地来到了举办地点,大多是为了提前去赛场熟悉熟悉环境。

邵涵捂了捂自己的额头,微叹道:“算了吧,你应该也累了。”爻森:“邵涵打了烧鹅和猪蹄回来,来我们寝室一起吃吗?”和用吃吃喝喝放松心情的队友们不同,现在爻森晚上主要的休闲娱乐活动就是去找邵涵。爻森打开微博一看,发现首页上确实可以刷出奥丁队已经下飞机的消息。奥丁队实在不愧是世界数一数二的强队,在全球范围的人气也是难以匹敌,不管去哪里比赛都有大片的粉丝接机。视频中的粉丝们甚至统一穿着带有奥丁队队徽的体恤衫,大声喊着奥丁的名字。邵涵摇了摇头:“我和队长他们有约了。”邵涵:“五号。”奥丁队的队长朝着粉丝们高兴地挥手致意,脸上的笑容爽朗,甚至带着几分孩子气。邵涵今天光陪着小萌玩了,反倒是没怎么和爻森单独待在一起。虽然小萌也知道他们的关系,但是在妹妹面前邵涵还是不好意思和爻森太亲密。“你晚上还有事吗?”邵涵迟疑道,“我还想……再和你待会儿。”

今天爻森提前被邵涵赶了回来,理由是第二天早晨他要起早床去健身房锻炼。爻森说“晚上锻炼也是一样的啊”,被邵涵凉凉地瞥了一眼,毅然决然地赶走。王宇锡感慨道:“你说会不会也有国外的粉丝给我们接机啊?”幸好现在时间早,健身房没有其他人,邵涵无奈地看了他一眼:“早。”

王宇锡感慨道:“你说会不会也有国外的粉丝给我们接机啊?”“那我轻点?”爻森揉着邵涵的手腕,又心疼又埋怨道,“你这宝贝左手怎么不注意一点儿?磕着碰着受伤了怎么办?”“我们是四号。”爻森遗憾地说,“得有两天看不到你了。”“宝贝,疼吗?”

上一篇:中国商飞东营试飞基天奠定 将担当C919试飞事变

下一篇:宁夏党委:附战中心对孙政才宽峻背纪案处理奖奖决议

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